您所在的位置>首页>新闻资讯>伟德国际苹果app人报

新闻资讯

News & Information

本版导读
月儿缺

作者:明乐文     点击数:17266     时间:2015-06-08

每个人都想谈一场不将就的爱情,偏偏爱情就像挂在天上的月亮,有阴晴,也有圆缺。

——题记

 

等你等到我心痛

 

列车准点进站。

在这个冬天灰蒙蒙的早晨,寒风拂过的的脸。我踏上了驶向粤东方向的列车,去赴一个守候了三年的约定。三年前,就是在这样一个冷潇潇的寒冬,就是在这条铁路干线的一个小月台上,在那轮缺月的见证下,我的初恋终止在呼啸的寒风和列车的长鸣声中。我们曾经山盟海誓,要相爱一生不离不弃,但是所有的誓言都在三年前那趟列车的长鸣声中烟消云散。她和我约定三年内不联系,无论发生什么。如今三年时间已过,以往段段的美好时刻都已成为遥远的回忆。我正坐在东去的列车上,奔往那个留下我太多欢乐和泪水的M城。

刚上火车, 窗外便下起了小雨,滴滴答答地打在窗户上,气温下降了很多,我把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,总算暖和了点,但是脸上依旧很冷。对面坐着一对年轻的恋人。他们相依相偎,在这个寒冬的早晨紧紧地靠在了一起,双手紧紧相握,荡漾着满脸的幸福。或许这是一对新婚的年轻夫妇,正带着牵手一生的诺言到某个美丽的城市共度蜜月。

我掏出手机给我的朋友们发微信,向他们汇报我正在东去的列车上。把手机放回口袋,我又不可遏制地想起了她,想起我们第一次牵手的情景。我们走在深秋的校道上,黄黄的树叶落了一地,很美。我们的手都各自插在自己风衣的口袋里,慢慢悠悠地逛着。走到一个十字路口,一辆自行车飞快地骑过,我伸手把她拉到身边,轻声地问,碰到了吗?她微微一笑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我们继续走着,可彼此的手再也没有分开过,直到三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夜。

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是很快乐的。我们经常一起爬山看落日,一起到读书亭背靠背地看书……我喜欢她眨巴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,喜欢她经常在校道上哼起悦耳的小调,声音是如此的空灵,喜欢她一蹦一跳地上楼梯……但是后来她变得心事重重,忧忧郁郁,还经常无缘无故,泪水就流了下来。无论我怎么追问,她也不肯告诉我原因,那时我就担心,也许是她的内心里正起着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这种变化很可能危及到我们的感情。

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。心痛过后,遗憾长久地伴随着我,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我们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。三年来为了强迫自己适应没有她的日子,我也谈了一场不成功的恋爱。想起来自己也确实伤害了那个无辜的女孩,仅仅是因为她也喜欢在大街上边走边哼着小调,我就不明不白地跟她交往了,但最终还是没有结果。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场恋爱仅仅维持了两个多月就无疾而终了,因为我终究无法欺骗自己,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完全相同的人。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被她打了一记耳光后,站立在寒风中看着她愤然离去的背影,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心痛的感觉。

因为我终究无法欺骗自己。

“叮当叮当”,列车停了。那个月台似乎没有半点变化,我裹紧了风衣走下车厢。天灰蒙蒙的,但没有半点下过雨的痕迹。难道我们真的不在同一片天空下吗?走在M城并不繁华的街头,我却茫然没有了方向,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再一次涌现出来。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脚步,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欢乐声。

我在周溪河边找了张长凳坐了下来,点燃了一支香烟静静地吸着。周溪河依旧静静地流淌着,却没有了往日的宁静和甜蜜,对岸建筑工地的机器在“轰隆轰隆”响着。这座城市正在变化中。M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M城,而我也不再是原来的我。我的头发披肩了,我发觉无论如何剪,也无法剪去心中的那份牵挂,干脆任由每一寸头发都随着思念疯长。我也学会了吸烟,因为无论我怎么不去想,思念总是如影随形地跟着,逃不了,也甩不掉,干脆就让思念随着烟圈静静地飘上天空。

这个河岸边就是我们三年前约定的地点。我倚在栏杆上吸烟,烟灰随着寒风飘散在江面上。我把这座城市牢牢地牵挂了三年,我常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痴痴地向着粤东方向张望。

M城,一个坐落在粤东的山城,一个寒风凛冽的山城,为什么偏偏坐落在我生命的东方,牵扯了我一生的爱恨缠绵?

如今我再一次贴近了它,真实地站在这个河岸边,等待着那个我熟悉的身影,心里充斥着莫名的紧张。她变化应该很大吧,头发应该很长了吧?还会一边走路一边哼着小调吗?还会那么轻易地流泪吗……当我把最后一根烟头丢进周溪河时,我再一次感到透彻心骨的痛,仿佛一张锋利的刀片飞快地划过我的心,看不到伤痕却不停地滴血。或许她早已经把我忘了,把我们三年前的约定,把我们过去的一切欢乐时光统统都忘掉了。

我该回去了。我应该永远逃离这座城市,因为它让我再一次在寒风中泪流满面。所有的爱恨缠绵,在三年前的今天早已烟消云散,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地把痛楚都推迟到今天。三年的约定或许只是她一个美丽的借口,却让我苦苦地守候了三年。我离开河边漫无目的地到处闲逛,最后在一所中学门口的小店停了下来,买了一包香烟,百无聊赖地等着开往火车站的公车。我点燃了一根烟,掏出手机,发了一条朋友圈微信: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;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;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;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……

列车缓缓而动,我向窗外望去,M城已经万家灯火,月台上空无一人。我抬起头,天空挂着一个缺口的月亮……

 

最爱你的人是我

 

今天冷得出奇,早上起来天还是灰蒙蒙的,好像是想下一场雨,却终究没有下成,一团团乌云随着寒风往东去了。三年的时间或许是太长了,但这也是我最无奈的选择。三年前在这座城市的火车站,我彻彻底底地伤透了他的心,我分明看到他在凛冽的寒风中泪流满面。而我的泪水早已在我做出这个决定之时全部耗尽,我只好背过身,一步一步地离开那个伤心的月台,离开那个我永永远远深爱的他。

和他度过的那段日子是我平生过得最快乐的时光。我们一起爬山看落日,一起到读书亭背靠背地看书,一起在周溪河边慢悠悠地散步。我喜欢他看着我傻乎乎发呆的表情,喜欢他陪我在校道上边走边哼着小调,喜欢他在那个十字路口把我轻轻地拉到身边……然而这一切一切,都终止在三年前那个寒风凛凛的月台上。

我把我们约定的日期定在三年后的今天。三年的时间,或许已经可以让一个人忘却所有的悲伤,或许我又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脸庞,清晰地看见那个真实的他站在我的眼前。那时我跟她在一起非常快乐,但后来我的眼睛总是莫名其妙地流泪,头也开始阵阵地隐痛起来。他总是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而我自己却说不出原因来。后来医生告诉我,我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,压迫着我的视觉神经,要尽快动手术切除,但是手术的难度很大,稍有不慎可能会导致我永远失明。

我悲痛欲绝。

如果我真的失明了,那他怎么办呢?他是那样的深爱着我,他一定不愿意离开我的。我也深爱着他,但我不能因为对他的爱而成为他的包袱,我不愿看到他为我伤心。当我的泪水淋湿了我的枕头时,我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。我宁愿独自承受着这一切。

我离开他到北京去接受治疗。手术很成功,但是恢复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直到现在仍不时地有幻觉出现,幻觉多半是出现我们在月台分手的情景,他泪流满面地渐渐走远,我不知道这是手术的后遗症,还是我太想念他的缘故。我回到了M城,我们一起走过的街道,周溪河边美丽的景色再次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。但这时我得知他在另一座城市已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。悲痛过后,我只能嘲笑自己自作自受,然后默默地祝福他得到快乐幸福。我们的约定他还记得吗?或许三年的光景和他现在幸福的爱情已经让他把我淡漠了,我或许只是他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。他现在快乐地生活着,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?我不能再出现,让三个人都痛苦,我绝对不能再出现。

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发呆。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终于出了门,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瞎逛,背对着周溪河一路走下去。

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直到双腿发麻,终于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,我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痛苦,泪水奔涌而出,我终究无法一个人孤独地靠近快乐。我踏上一辆不知开往何地的公车,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,望着窗外一棵棵的大树向后退,消失,消失。我在一所中学旁边的公车站看见一个穿风衣的男孩,正低着头玩着手机,手里还夹着一根烟,他的侧面像极了他,只是头发太长了,看起来也比他瘦很多。真的是像极了,但是他不会抽烟。唉,这会不会又是我的幻觉呢?我正想拉开车窗看清楚一点,车子启动了,永远地把那个侧面抛在我的后面……

我在河岸边附近的车站下了车。我最终还是无法遏制想见他的冲动。我飞快地跑到河边处,但是空无一人,一阵阵的寒风吹乱了我的头发,对面的工地依旧热火朝天。

他真的没有来。

我长叹了一声,心里却不知所以地轻松了许多。穿过霓虹闪烁的街道,夜色早已来临,大街上人来人往,忙碌的都市男女正匆忙地演绎他们的爱情。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把我带到了火车站,以往在这里一次又一次地迎来和送走那个我深爱的他,这个月台承载着我们太多太多的故事。

我走上月台,火车已经开始“哐当哐当”往前移动了。月台上空无一人,我站在寒风中目送着火车远去,越走越远,泪水打湿了我飘舞的长发。三年前我在这个月台送走了他,或许也送走了我们的爱情。我抬起头,天空挂着一个缺口的月亮。

 

(伟德国际苹果app纺织龙江分公司 明乐文)

版权所有:伟德国际苹果app集团 粤ICP备05060861号 powered by:www.toprand.com